广秀的小屋

2017-04-05 10:40

                       广秀的小屋

                                        向秋

  广秀的小屋叫抱山堂,又名简庐,有一橱一案一板,是他写字画画的地方。此室虽小,却是笔墨纸砚书,五脏俱全。头几年没装修时,一条大案横陈窗边,占去了大半个房间,掉转屁股都怪费劲。加以改造后,将窗子打掉与客厅相通,再将条案换向陈列,小屋顿时敞亮了不少。小屋宽敞了,广秀的兴致也高了。每每落笔生风,件件都是精品。小屋带给广秀的,除了作品的丰收,还有对书画事业的越发痴迷。

  此外,他还将屋外的一块空场,改造成极有情调的茶室。朋友来了,几句寒暄,便引人进屋。洁净的茶具,古雅的装饰,可心的盆栽。人往舒适的沙发上一坐,品茗论画,说事论理,那叫一个雅,那叫一个尽兴!

  因此,圈内圈外的朋友,都愿来广秀的小屋。看他写字作画,听他讲书论画,然后泡上一壶茶,细细品味一回。

        广秀不仅装点了一个可心的去处,还为大家营造了一处处精神家园。不信你看他的画,哪一张不是古雅的,哪一张不是唯美的,哪一张不是我们向往的?

  广秀爱画山水画,这个大家都知道。举起画笔,三涂两抹,便是一座山,一片树,一间小屋,一个老人。山很古怪,树很苍劲,人很闲淡。树林漫山遍野,小屋隐匿林中,老者踯躅路边。看完画,十个有八个心里会有想法,想跟这位老人一样,在这样的天地里生活,在这样的小屋里居住,那真个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个怪不得大家,这是大部分人与生俱来的情愫。空灵、宁静、散淡、自在,是许多人骨子里的梦。只是大家生活在这样一个闹纷纷世界,容不得你逍遥,更容不得你散淡。

  现代人大多为房为车为官为钱疲于奔命,生存压力无处不在。沉醉于灯红酒绿,迷恋于声色犬马,热热闹闹一场,到头来感到的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两眼发直,脑袋发蒙,心力交瘁,空虚迷茫。人到底为什么活着?人应怎么活着?这样一些极有哲学意味的命题就会涌入脑际。想不明白,就昏昏入睡,以梦解愁。那愁何曾解得?大千世界,滚滚红尘,不是你我几个人所能左右。无奈之际,只好随波逐流,得过且过。

  无路可去,就逃进广秀的画里,逃进那一间间简朴至极的小屋里。你看那小屋,茅檐低矮,院篱粗疏。院中有架葫芦,架下有个老太,身边几只小鸡。老太或缝补或洗衣,吆鸡唤狗,自是十分的情趣。老汉慢步山野,看花赏树,更是难得的清幽。说到这里,就有了演绎的成分。明明画上没这些东西,你咋看见这么多细节?读了广秀的画,由视觉到感觉,由感觉到知觉,再由知觉到意象,思绪就像溪水般流淌,涌入脑际的尽是陶先生的世外桃源。这真是没办法的事!

  广秀画小屋,都是典雅的、唯美的,充满了梦想的情调。好抬扛的可能会说,现在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地方?一厢情愿罢了。确实,这样的地方真是不好找了。现代化不仅让人心生浮躁,更让山山水水蒙尘。你看这里那里的景点,哪个不是比肩接踵,人满为患?哪里还有一点清静、娴雅可言?

  无处可寻,并不能说无法可寻。广秀画画,说到底就是营造这样一处处“归隐”的所在,为疲于奔命的现代人营造一方“乐土”。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广秀的小屋是一种理想世界的追寻,是魏晋风骨的体现。对了,就是那七个纵酒呼啸竹林的七贤。独善其身,保持自己心灵的自由美好,畅然物外,是七贤的追求,不也是广秀的追求吗?

  不知广秀会不会同意这个说法。


下一篇:  举笔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