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得其源    秀而挺之

2017-04-05 10:44

广得其源    秀而挺之

    ___ 陈广秀绘画印象记  

        蔡树农

有人考证,孔夫子虽周游列国,一生行足却未出山东地盘,可见山东人杰地灵之语不虚。

山东书画热,山东书画市场热,山东书画家队伍壮大接地热也是为业内津津乐道的。

陈广秀寓居泰安,与孔孟之乡相邻。倘若孔孟时代流行书画热,两位前辈一定是其中高手。陈广秀瓣香孔孟自然不斤斤乎书画之道,但能有缘与孔孟毗邻而居的书画家要么不出成绩,要出成绩常得有非凡之处。

最先知道陈广秀应该是他的书法篆刻,脱略规矩,本色开张,纵然没有争位于日趋缺乏公信力的什么书法国展,依旧不损他被人看好的当代水准在国内同一风格类型的书法篆刻家中的出类拔翠。及至拜观他“山静尘清”的国画山水,吃惊于他对山水世界“业净成慧眼,无物到茅庵“的自悟了了,自得休休。叩问其绘画之所由,答曰:“一、追求文人画之意趣。体现空灵淡逸之画境。二、金石书法入画。骨法用笔,追求高古朴素之笔墨语言。三、禅道精神入画。以形似之外求其画,把对佛道空无的体悟贯注于懵懵懂懂如戏如影的水墨中去。”

“文人画之意趣”是什么?“文人画之意趣”容易追求么?现今许多画“文人画”的画家本人无一点文人意趣,仅喜文人画的皮相自我粉饰即所谓追求“文人画之意趣”,实在令人喷饭。陈广秀的“文人画之意趣”到底在他笔端表现出来多少姑且不论,但从他为数不多的几篇论画札记倒是能读出他自己的文心。拥有自己的文心特别重要,当代的文人和古代的文人的知识结构、知识背景已完全不同,而在具备文心这一点上则可能保持一致,即对世界事物的敏锐感觉与观察,乃至最后的判断,是出自自己的文心、不二的文心,无形中会深刻影响“文人画之意趣”。陈广秀某些不尽属山水、处在山水人物花鸟之间的小品画,最能映现文人画空灵淡逸的意趣,碰到文章高手,马上能够一幅小品画配一篇小品文,相得益彰,美美自在。

元明清以降,除了极少量院体画和民间美术,中国书画艺术无不笼罩在浓浓的禅意之下。“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读书不多、农家出身的陈广秀钟情禅悟绝不只是在做托词,禅悟并非人人能得,坐拥书城的吊书袋子者不懂禅悟、悟不进禅的大有人在。禅有时是一种生活态度,有时是对人世的洞察内省。“世人外迷著相,内迷著空。若能于相离相,于空离空,即是内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知见。”山水画讲究生发,过于著相著空皆非山水理境的正宗,熟而生之,生而熟之;实而虚之,虚而实之;破而立之,立而破之;浓而淡之,淡而浓之;幽而显之,显而幽之;疏而密之,密而疏之;艳而冷之,冷而艳之;躁而枯之,枯而躁之;秀而雄之,雄而秀之;厚而薄之,薄而厚之;野而雅之,雅而野之;滑而涩之,涩而滑之;刚而柔之,柔而刚之;墨而水之,水而墨之……慢慢比对,陈广秀纵横有象山水画的禅理相辅相成,独饶机锋,气韵生动——山水、人物、树石、禽鸟、亭榭、屋舍,不舍四季,琴瑟天籁。所以,有禅意的画面往往增添一缕品味的味道,是文心的重要补充。

“金石书法入画”算是一句老生常谈,真正金石书法入画成功而不是机械地金石书法入画谈何轻松。金石、书法、绘画三足鼎立,复又三位一体。首先要保持各自的独立性,然后才能强调融合。不保持各自独立性的融合便无融合可言,但融合得磊落得体、不着痕迹更是金石书法入画的灵魂所系。陈广秀凭借真草隶篆兼通的本领,以及对金石气的精到领会,常能“取形用势,写生揣意,运情摹景,显露隐含”地把骨法用笔“归隐”于金石书法入画的创作实践。至于画面里里外外洋溢的诗意,陈广秀一直大胆用“书诗”加以渲染。即使是他拿来的“拳头”,因为其“不坏”的书法功力,仍为他赢来了喝彩阵阵。

广得其源,秀而挺之。陈君广秀盛年盛气,画艺突飞,指日可待。


上一篇:  书画印
下一篇:  广秀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