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情在苍岩

2017-04-06 09:38

                               

高情在苍岩

 ——初读陈广秀先生   王奇嵩

  “徂徕之松,新甫之柏”,每诵《诗经》此章,总觉深情满怀。故园自古佳丽地,延泰岱余脉,有莲花、徂徕、青云诸山环抱,蔚然而深秀。更有汶水汤汤,润泽百代,青云湖广,扬扬其波。山水蒙养,文士迭出,以笔墨丈量天地者,代不乏人。乡贤陈广秀先生,志在苍岩,杖藜独步,徜徉于古今,问学于贤哲,陶冶于山川,成一方重镇。

  “若学养性情不及,岂能修得慧眼”。以广秀此语解读并走进其艺术世界,味其甘苦,晤其襟颜,直觉会心处不在玄远,而在俯仰之间。与很多艺术家一样,广秀早岁负笈京华,遍历山川,谒明师,师造化,退笔如山,厚积其功,读书交游,参悟笔理。将金石书画冶于一炉,以学养道德砥励气格,以烂漫率真放逸性情,遂令其作品充溢着浓重文士气格和风度。

  艺之为体,实为心相,合于天地之道,若拘于一隅,格于一物,纵复逼真夺胎,终落筌蹄。解者千笔万笔无一笔不是处,未解者落笔千言离题万里。广秀曾深研画理,喜晤对山川,迁想妙得,由图写山川,渐次写胸中丘壑,渐次山川坐忘,水墨辉映。广秀长于构图,早岁作品见得匠心,然借鉴痕迹较重。观近年作品,皴擦点染,笔笔生发,或雄壮,或清丽,或紧密,或荒率,开合之际,已是众山皆响。“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东坡诗)。禅悦之境无他,可思虑通审,可挥运太虚,可茅庵片云,可华屋高歌,在当下,在永生,在刹那,在虚实间,在有无间,在似与不似间。心之一念,情之可倚,梦之可期。在与天地自然的交汇中,广秀始终抱以高情,以手写心,扬清激浊,状绘心中的山川河岳、精神家园,直觉万象来仪,山灵附身。

  广秀酷爱金石,书法与篆刻皆造诣深湛,其书法取意篆隶,开张纵横,戛戛独造,已是自家风貌。其篆刻于古玺、秦汉印下过一番苦功,多遗貌取神,与其书风相得益彰。广秀以其对金石书法的理解,将笔墨精神流注于笔下山河,自是骨骾清奇,茫茫苍苍。

  时下品藻多假以皮相,人云亦云,千人一面,貌合神离者比比皆是,读其作味同嚼蜡,交其人直觉油腻。广秀亦深厌于此,始终保持其观照的独立,与时下拉开距离。羲之有言:“大矣造化功,万殊莫不均。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艺术魅力正在于此,在大河荡荡,泥沙俱下保持其清透与独立,在不断的扬弃与陶冶中得以丰颖。

  广秀为人爽朗,待人真诚,且诲人不倦,虽名重并执掌一方艺坛,然从未以此自傲。

  本真是我理解的文人气格最重的一面,更何况广秀持之以恒厚积学养,旷达性情。


上一篇:  艺术简历
下一篇:  书法